三分排列3

                                                        来源:三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8-07 15:41:39

                                                        北语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徐宝峰介绍,这本书有两大特色,一是体现了北语的国际化教学特色;二是传达了北语团结国际知华友华人士共同推进信息交流相通的历史使命。他说,我们希望学生拿到这本书后明白,他到北语之后,不只是单纯学习语言和文化课,同时也要树立起怀天下求真知的信念。“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恰恰也是阿德里安·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近期,一名叫阿德里安·曾兹的“学者”不时上蹿下跳,不断臆造炮制“涉疆报告”,诋毁攻击中国治疆政策,企图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阿德里安·曾兹是何许人?他又有何能耐被美西方奉为“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西藏和新疆地区政策的全球领先学者之一”?

                                                        臆想连连的“学术”犯规者。阿德里安·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频频使用“可能”“估算”“假设”等或然性词语,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如《强制节育》中“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如果准确”;又如《墨玉名单》中“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

                                                        阿德里安·曾兹 资料图

                                                        结论前置的逻辑错乱者。阿德里安·曾兹常常采取先入为主、结论先行伎俩,将先因后果错置为先果后因,如《强制节育》预设“抑制维吾尔族出生率”结论,再罗织新疆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是“查明违反计划生育行为”证据;预设新疆“限制少数民族自由”,然后将服务交通的治安管理摄像头列为监控民众自由的“证据”。这种预设结论的行径丧失学术底线,背离学术规则和职业道德,为学术界不齿。

                                                        靠污蔑中国成名的“新疆问题专家”

                                                        “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恰恰也是阿德里安·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能狼狈勾结的原因。可惜,这些人的图谋不过是水中捞月的妄想。当前,新疆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民族团结、宗教和谐、各族人民安居乐业,国际社会点赞支持。阿德里安·曾兹的拙劣表演,为中国人民和一切善良正义的人所不齿,只会沦为国际社会的笑柄,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8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宣布对两个广受欢迎的与中国有关的社交网络软件TikTok和微信进行全面限制措施。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与“东突”分裂势力狼狈为奸。2018年9月中旬,阿德里安·曾兹和“世维会”主席多力坤·艾沙等人一起出席联合国第39届人权理事会议;2019年,阿德里安·曾兹与“美维协”头目库扎提·阿勒泰等人一起参加美国“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组织的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并发表反华演讲;2020年2月,他又联合“维吾尔人权项目”骨干爱丽斯·安德森、吾买尔·卡那特、阿布都外力·阿尤甫等“东突”分子通过CNN公布所谓的《墨玉名单》。

                                                        我们敦促美方认真倾听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理性声音,纠正错误做法,不要将经济问题政治化,停止打压有关企业,为各国企业正常经营投资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性的环境。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阿德里安·曾兹在《墨玉名单》上的署名身份是“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建立,带有浓厚的反共色彩,曾被描述为“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共产党,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立场,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奴婢。

                                                        见风使舵的“学术”投机者。阿德里安·曾兹是神学教授,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醉心于沽名钓誉。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认为这是“出名”的良机,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扬名”。现在,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阿德里安·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便旋即转向新疆,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博人眼球、哗众取宠。